专业与爱,让每个生命都如花绽放!
网站首页 >> 心理知识 >> 心理百科 >> 文章内容

导师分享|李韶锋 人生的意义

[日期:2020-10-21]   来源:洛阳市兰若心理咨询中心  作者:洛阳心理咨询   阅读:241次[字体: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面这段话是一位大家都熟悉的科学家对人生意义的思考和结论。

      "你们好,我是史蒂芬·霍金,一个物理学家,宇宙学家,有时候还是个梦想家,虽然我行动不便,也必须通过电脑发声,但我的思绪却在自由驰骋,得以探索关于宇宙的大哉问。本文由公号哲学之路编辑发布例如生命有意义吗?在这脆弱珍贵的世界里,我们的存在有何来由吗?究竟活着的意义为何?思考的意义为何?作为人类的意义为何?甚至探讨现实本身的极限……

      该如何找出生命的意义呢?我认为答案非常清楚,意义本身不过就是:那我们每个人在大脑里建构的现实模型其中的一部分。
       那么生命的意义为何,全由你来选择。意义只能存在于人类心智的架构内,如此一来,生命的意义就不在外面某处,而是在我们的脑海里。"

       看完这段话,请觉察下你的内心,你的内心会发生什么?是迷茫,是认同,还是不认同?如果说,人生的意义如何?全看自己怎么选择。我们依据什么选择呢,不就是依据自己的价值观在选择吗?
如果人生的意义是依据我们的价值观做出选择。
       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我们的价值观是不合理的,不人性化的,那么我们依据这样的价值观所确定的人生意义,我们自己感觉不迷茫、不心虚吗?看到这儿,你或许能感觉到我不是太认同霍金的观点。没关系,我虽然不是大师或名人,但我依然有权力不认同名人的观点。
     如果人生意义是自己的选择,每个人有不同的选择,人生意义当然不同。或者,极终的人生的意义只有一个。如果是前者,很简单,你的价值观就决定了你人生的意义,你可以随你的心选择。如果是后者,那会是什么?

洛阳心理咨询师 

     答案往往会在问题里出现。是什么让我们要去探索人生的意义呢?

     因为我们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时,会有苍白和空虚感。这种感觉让我们很不舒服,于是我们便去找寻人生的意义。
     我们为什么会有苍白感和空虚感呢?因为我们活在头脑里,并没有活在当下,当然价值观也是头脑的产物,或许这就我不认同霍金观点的原因。因为头脑里的价值观所选择出来的人生的意义,还是头脑的产物。所以那里所找寻出的,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生的意义,都解决不了我们最初需要找人生意义的困惑----苍白感和空虚感。
       所以,即便是他的观点是正确的,解决不了问题的答案,即使是正确的又有何用呢?

      因此我想那个正确的答案应该是能解决问题的答案,那就藏在我们如何活在当下。当我们在那个过程中有体验时,人生意义不用寻找,自然就会出来。
     说了半天,我似乎还在隐藏什么。不是的,即便我说出答案,对于我们大家来说,这个答案还是头脑里的产物,没有经历那个历程,依然还是毫无意义的答案。我们可以在百度上搜出很多哲人的答案。很明显,解决不了我们任何问题。原因依然简单,不经过深入觉察、体验的答案,它只是一句文字。
       如果你活在当下,不带评判的觉察着你的生活,那么生活中的一事一物皆有美感,你是如此的投入生活、融入生活,看一切如所从来。这时你的苍白感和空虚感还会存在吗?当问题不是问题的时候,人生的意义就自然来了:生活本身就是意义。哪里需要另外去寻找意义呢?
     答案出来了,不过那是我的。因为你怎么能不带评判的、带着觉察去投入生活?这决定着你是否能活在当下。这需要我们常常去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,走过这个体验的历程后,那个答案才会是你自己的。
      

洛阳心理医生 


     重点来了,那个不带评判的深入觉察过程怎么走?这才是一个人成长的核心。不然你理论怎么的熟知,都是拿别人的话来安慰自己或者去安慰别人。
      我们几乎起心动念都在评判,你需要注意一点,一旦评判你就进去了你原来的价值体系,不能如实的看待眼前的事物。除去评判下来就是觉察,觉察的深度就决定了你体验的深度。

     举例说明觉察:一个咨客告诉我,我希望我老公去拖地,怎么说他都不去,最后把我气的不行,面对我的愤怒和指责他也不开心。
我问:你希望他听你的话去拖地?
咨客说:对呀。
我说:他为什么要听你的?
咨客说:因为我说的是对的呀。
我说:你是对的他为什么要听你的?
咨客说:难道人不应该听对的吗?
     (请注意,咨客的这句回答,其实和我问话是同一个水平的话,觉察没有深入。因为在我们的价值观中,我们就应该听对的话。所以当我们认为“听对的话”就是正确时,我们的无意识就停留在这个层面上,觉察就不会再深入了。再注意,“听正确的话”是对的,这就是一个评判,不知大家觉察到了没有。所以就是这个对的评判让咨客也停留在这里)
我又问:你是对的他为什么要听你的呢?
咨客沉思了片刻说:听对的话会带来好的结果。
(请注意,这句话觉察终于又开始深入了。)
我问:你的正确带来什么结果呢?
咨客说:屋子里会很清洁。
我问:屋子里清洁会带来什么结果呢?
咨客说:我心里舒服。
我说:你心里舒服,他呢?
咨客说:他屋子乱一些无所谓。
我说:换句话说,你指责他完全是为了你自己舒服?然后你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:我的对的,你就应该听着对的。如果你不听,你就是有问题。
咨客愣了愣,然后笑着说:原来我是这样不讲道理啊!
笑得那一刻,咨客放松了,愤怒情绪也不见了。

     这是我咨询的一个片段,引导咨客做自己内心的觉察、探索。如果这个不带评判的深入觉察过程走下来了,一些问题就解决了。
     如果你说:你应该宽容些,你应该理解他,等等这类话,那么你就是只告诉他一个答案。即便你的答案是正确的,也不是他的答案。
     看到这里,如果你想:问题还没有解决,他老公还是没拖地,她很累,需要老公帮忙,她老公还是没有帮。
      (请注意我上面的用词:这只是咨客咨询片段。你粗心的看文字,遗漏了那个信息,这就是觉察的选择性)
      不过你可以想一想,带着愤怒去沟通,和不带愤怒的去沟通,哪个结果会更好呢?
      亲爱的朋友,虽然我不能通过这些文字让你提升很多,但是或许会为你打开一个思路,建议一个方向。这或许就是文字的局限性吧。
如果人生的意义是依据我们的价值观做出选择。
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我们的价值观是不合理的,不人性化的,那么我们依据这样的价值观所确定的人生意义,我们自己感觉不迷茫、不心虚吗?看到这儿,你或许能感觉到我不是太认同霍金的观点。没关系,我虽然不是大师或名人,但我依然有权力不认同名人的观点。
如果人生意义是自己的选择,每个人有不同的选择,人生意义当然不同。或者,极终的人生的意义只有一个。如果是前者,很简单,你的价值观就决定了你人生的意义,你可以随你的心选择。如果是后者,那会是什么?


答案往往会在问题里出现。是什么让我们要去探索人生的意义呢?

因为我们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时,会有苍白和空虚感。这种感觉让我们很不舒服,于是我们便去找寻人生的意义。
我们为什么会有苍白感和空虚感呢?因为我们活在头脑里,并没有活在当下,当然价值观也是头脑的产物,或许这就我不认同霍金观点的原因。因为头脑里的价值观所选择出来的人生的意义,还是头脑的产物。所以那里所找寻出的,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生的意义,都解决不了我们最初需要找人生意义的困惑----苍白感和空虚感。
所以,即便是他的观点是正确的,解决不了问题的答案,即使是正确的又有何用呢?

因此我想那个正确的答案应该是能解决问题的答案,那就藏在我们如何活在当下。当我们在那个过程中有体验时,人生意义不用寻找,自然就会出来。
说了半天,我似乎还在隐藏什么。不是的,即便我说出答案,对于我们大家来说,这个答案还是头脑里的产物,没有经历那个历程,依然还是毫无意义的答案。我们可以在百度上搜出很多哲人的答案。很明显,解决不了我们任何问题。原因依然简单,不经过深入觉察、体验的答案,它只是一句文字。
如果你活在当下,不带评判的觉察着你的生活,那么生活中的一事一物皆有美感,你是如此的投入生活、融入生活,看一切如所从来。这时你的苍白感和空虚感还会存在吗?当问题不是问题的时候,人生的意义就自然来了:生活本身就是意义。哪里需要另外去寻找意义呢?
答案出来了,不过那是我的。因为你怎么能不带评判的、带着觉察去投入生活?这决定着你是否能活在当下。这需要我们常常去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,走过这个体验的历程后,那个答案才会是你自己的。

 

重点来了,那个不带评判的深入觉察过程怎么走?这才是一个人成长的核心。不然你理论怎么的熟知,都是拿别人的话来安慰自己或者去安慰别人。
我们几乎起心动念都在评判,你需要注意一点,一旦评判你就进去了你原来的价值体系,不能如实的看待眼前的事物。除去评判下来就是觉察,觉察的深度就决定了你体验的深度。

举例说明觉察:一个咨客告诉我,我希望我老公去拖地,怎么说他都不去,最后把我气的不行,面对我的愤怒和指责他也不开心。
我问:你希望他听你的话去拖地?
咨客说:对呀。
我说:他为什么要听你的?
咨客说:因为我说的是对的呀。
我说:你是对的他为什么要听你的?
咨客说:难道人不应该听对的吗?
(请注意,咨客的这句回答,其实和我问话是同一个水平的话,觉察没有深入。因为在我们的价值观中,我们就应该听对的话。所以当我们认为“听对的话”就是正确时,我们的无意识就停留在这个层面上,觉察就不会再深入了。再注意,“听正确的话”是对的,这就是一个评判,不知大家觉察到了没有。所以就是这个对的评判让咨客也停留在这里)
我又问:你是对的他为什么要听你的呢?
咨客沉思了片刻说:听对的话会带来好的结果。
(请注意,这句话觉察终于又开始深入了。)
我问:你的正确带来什么结果呢?
咨客说:屋子里会很清洁。
我问:屋子里清洁会带来什么结果呢?
咨客说:我心里舒服。
我说:你心里舒服,他呢?
咨客说:他屋子乱一些无所谓。
我说:换句话说,你指责他完全是为了你自己舒服?然后你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:我的对的,你就应该听着对的。如果你不听,你就是有问题。
咨客愣了愣,然后笑着说:原来我是这样不讲道理啊!
笑得那一刻,咨客放松了,愤怒情绪也不见了。

这是我咨询的一个片段,引导咨客做自己内心的觉察、探索。如果这个不带评判的深入觉察过程走下来了,一些问题就解决了。
如果你说:你应该宽容些,你应该理解他,等等这类话,那么你就是只告诉他一个答案。即便你的答案是正确的,也不是他的答案。
看到这里,如果你想:问题还没有解决,他老公还是没拖地,她很累,需要老公帮忙,她老公还是没有帮。
(请注意我上面的用词:这只是咨客咨询片段。你粗心的看文字,遗漏了那个信息,这就是觉察的选择性)
不过你可以想一想,带着愤怒去沟通,和不带愤怒的去沟通,哪个结果会更好呢?
亲爱的朋友,虽然我不能通过这些文字让你提升很多,但是或许会为你打开一个思路,建议一个方向。这或许就是文字的局限性吧。

洛阳市兰若心理咨询中心,心灵成长、爱、和平与喜悦
电话:0379—63335080 地址:洛阳市西工区美城商务A座1408室(纱厂西路与纱厂南路岔口向西100米路南)
相关评论